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This Love】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

繁體字、現代paro、黑巧克力97.358%的情人節祭品、一期x我本家嬸、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有、OOC、瑪麗蘇蘇蘇到突破太陽系、幼稚園文體。

雖然名字很像,但是!

我本家嬸=/=我。我本家嬸=/=我。我本家嬸=/=我。

很重要所以寫三次!

BGM:This Love/神話

Ready Steady Go→

*********

「好久不見了,螢。」蜜金色的雙眼看著她,多了些成熟感的俊美臉龐,沒有改變的清澈溫雅嗓音,並未讓她感到過於陌生。畢竟眼前的人可是被評論家們稱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演員,粟田口一期,在日本想要刻意不去看到他,很困難。

「原來一期君也認識我家的螢啊,哈哈哈。」爽朗的笑聲在宴會廳響起。她今晚的男伴摟過她的腰,毫無注意到她的身體已經一吋一吋開始僵硬。

……三条宗近,麻煩你現在馬上去跳瀨戶內海,不需要浮上來,需要的話我可以免費提供船隻布袋跟石頭還有混凝土跟消波塊。最好沉在那裡,永遠的。

所以說是要什麼運氣,才能在跟幾乎分享了一半生命以上的前男友工作無關的宴會上,遇上活跳跳的本人?

她在心裡嘆了氣,看著眼前的男人,輕輕點了頭。

「……粟田口さん。」

是她的錯覺,或是一期的眼睛落在三条流氓摟著她的手上有些過度尖銳?是她的錯覺吧?

*********

近衛螢跟粟田口一期的過去,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多可以說的事,說起來也並不是那麼的狗血。

五摂家後代的女兒跟德川御三家後代的兒子是青梅竹馬,並不是什麼太稀奇的事情。雖然華族公卿全部給廢了,還不是抱成一團,繼續好好活著? 就算有些先祖輩沒落了,那家不是姻親來著?念在老一輩的情分,這裡那裡多少會幫襯一些,每年的皇室園遊會也少不了他們。

壞就壞在粟田口一期的家人----彼時,他家作主的還是喊水會結凍的尾張德川後代的父母----太會增產報國,加上不諳世事的投資----就這麼的把家業搞垮了,要非其他德川分家看不下去出手,拖家帶眷的老早上了街頭。

近衛螢,皇族後代血脈擺在那裡,就算她想學北条政子夜奔源賴朝,也沒有「奔」的能力。家中財產全部信託,她想拿也要有條件。

所以,在一個寒冷的冬天,竹馬告訴她:「畢業之後,我會去演藝圈發展……這樣賺錢也比較快。我是長子,不能眼睜睜看家道中落。」

所有的一切安靜了下來。天空決定在這個時候開始飄下細雪,增進氣氛。

「……那麼,我們,不能在一起了。」過了好像半世紀的時間,她冷靜的說。「出道就有女朋友,會影響你的行情。我們的背景,會成為你的障礙,必須隱瞞。華族公卿的面子……值不了幾個錢也不能賣,但是那些老頑固不會聽的。」

他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她什麼都懂。

上千年世家的孩子們,其實,活得比誰都透徹。背負著表面上已經成為歷史、起不了實質作用的家門姓氏,仍然要挺起腰板,循規蹈矩,在無形的鳥籠中劃地為牢。

這是他們的榮耀、亦是詛咒。

「ご武運を。※」她微微低頭致意,轉身離開。

然後她就這樣,走出了他的生命。

*********

憑著家裡跟親戚間的人脈還有自己本身的實力,《 粟田口一期 》做為一個演員在演藝圈發展,並沒有太多的障礙。為了隱藏他實際的身份,他從龍套配角累積下來的經驗,加上媒體適時的造勢(似乎是名門後代,擁有精湛演技的名門貴族學校高材生演員?!),十年裡他從去試鏡、被拒絕,轉而變成腳本家們的男主角原型。

每次被問到理想型,他總是溫和的笑著:「喜歡的人就是理想型了,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戀愛了?」

對於愛情戲的對手的想法,他也是笑著:「很有榮幸合作呢。」

戲裡的角色是否有讓他成家的念頭:「喜歡目前的生活,還不想去改變。」

也不是沒有女明星跟他告白,而是在他很紳士的拒絕後還成為了後援會的一員。

骨子裡百年世家養出的尊貴氣質、溫柔、和善、平易近人的個性,「王子」的愛稱就這麼誕生了。

一切看來是如此的平順,然而,很少人知道他心裡的苦悶。

他不是沒有能力去找她,而是怯步。他變了這麼多。他為了活下來,變成了兩面人。他為了撐起家業,假裝愛上別人、隨身變換角色,適時的製造緋聞炒作新聞、再也不是以前的他了。

一別十年,午夜輾轉反側難眠,胸口的疼痛啊……

此份無法表達的戀慕、該如何宣洩?

*********

「嘛,我好歹是兩位的學長。」三条宗近無視於身邊人快要具現化的憤怒,以及面前的人冰點以下的視線。「這次的畫展是三条家辦的,再怎麼說我也要跑一趟,不然兄長們不會讓我好過呢。」

「……那麼,三条先生。」德川一振伸出手。「今晚可否稍借您的女伴?我們,可是許久未見了。」

「那你可要問我家小螢了,畢竟女士優先……」

話尚未說完,面前閃過一陣風,獨剩他一人。

「年輕人哪。」他微微一笑,拿過穿梭在會場之間的侍者端盤上的雞尾酒,往人們聚集的地方而去。

*********

「你/妳為什麼在這裡。」

避開人群,兩個人來到了較隱密的位置,在沙發上並肩坐了下來,一起開口問。

然後一起尷尬的沉默。

螢揉了揉有些開始發疼的太陽穴,先開口。

「宗近找我來的。」

「對我就是粟田口さん,對他就是直呼其名?」他雙手放在她裸露的肩上----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露肩小洋裝,合身的剪裁,膝上二吋的裙子,黑色高跟鞋,讓她不算高的身材硬是多了幾分高度,比例好的美腿一覧無遺。

本來、只要給他看就可以了。

「衣服,他挑的?《我家的小螢》?」

「……我們這樣的出身,聚會有多少,你也不是不知道。」無視蜜金色雙眼中的憤怒,她淡淡說道。「你管太多了。」

「我就是管太多!」他突然拔高聲音。「永遠這裡顧忌那裡顧忌,所有的都顧慮到了,到最後只剩我一個人!」

「……你喝了多少?」

「就算喝了,還很清醒看到三条那傢伙從頭到尾摟著妳進來!」

「轉身就走,這幾年完全不聞不問!不方便跟我直接聯絡,我弟弟們妳可是都有在關心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我等妳多久,我知道妳都有在注意我的動向,弟弟們也說你都沒有再交過男朋友!」

她睜大了雙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眼圈紅了的男人。

感情這段期間她算是變成負心人了?

和平分手了還能叫做負心人嗎?她關心他其他家人犯法了嗎?依照這個節奏,這男人是要準備在這裡一哭二鬧三上吊?

「我一直在等妳。寫封信也好,但是什麼都沒有!夢裡也不會出現!」

「你正需要專心的時候,不需要旁人打擾。」還有你做夢我會不會出現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吧,喂喂。

完蛋,這傢伙酒量差,一喝下去馬上進入無理取鬧兔子模式。真不知道他這幾年怎麼應付那些演藝界人士。

「妳不是旁人。」他抬頭起來,眼神異常的光亮。「這幾年來,博多早就將錢投資到賺了好幾倍了。我也打算要宣布退出了。」

他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抓過她的手,手指頭一根一根輕輕撫過。

「妳知道我今天看到妳,有多開心嗎?要飛起來了啊,真的。小螢小螢小螢,我的光啊。」


【Everytime I count 1, 2, 3】※


「我從來沒有停止想念妳。三億一千五百三十六萬秒鐘。」


【包圍我們的世界就停止了】


「這麼努力,全部都是為了回來妳身邊。我知道妳在等我,我也在等妳。近衛家的令孃為什麼單身了這麼久,可以讓我祈望是為了我嗎?我們的同期,可是都結婚了呢。」


【心怦然隨著節奏跳動】


「……妳看,下雪了。這可是雪化妝呢?我們在飄雪的時候分別,在飄雪的時候重逢。」他靠近他,雙眼映滿了她緋紅色的臉龐。


【We live for this love】


「口付けは契約。永遠に。」※


**********

後記:讓我這個☆單☆身☆貴☆族☆逼出來的情人節賀文。雖然我是不知道要賀什麼就是,半夜寫到一半還睡著了……03/14還要來一次嗎?

虎頭蛇尾完全是因為作者掰不下去然後肚子餓了 ʕ•̀ω•́ʔ✧

※1:祝武運昌隆。

※2:【】裡為This Love的歌詞

※3:「此吻即為永遠的契約。」

评论 ( 15 )
热度 ( 19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