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千夜一夜】 我が侭な物語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

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源氏組中心、自設定有、有些劇情需要OOC、無CP、也許瑪麗蘇、幼稚園文體。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BGM:君の銀の庭/Kalafina

主題曲:甲賀忍法貼/陰陽座

靈感/描寫片段來自於:sm28073478

**********

「……是今劍啊!」

金色短髮的付喪神驚呼,高興的向在庭院的岩融及今劍跑去,無視有些僵硬的兩人。

……來不及了!還不能讓他們見面!

陪伴義經到最後,斷了主人全家性命的刀、為了讓義經逃離追殺,戰死都不會移動的弁慶的薙刀、逼他致死的兄長的刀……

全部碰到了。

啊啊、最惡。

適才回歸本丸的審神者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雙手捏起訣,準備分身移動阻止的時候,被帶著黑色皮套的大手握住。

「姬御前。」天下最美麗的老人,以扇半掩面,呵呵笑著。「莫急,先看看吧?」

**********

髭切蹲了下來,將嬌小的今劍一把公主抱了起來。


【常常迷路的那個孩子,今天也最早回來了】※


「真的是今劍!在鞍馬寺的時候,一直跟義經在一起的刀----」

笑開來的付喪神,不顧今劍小小的呼叫聲,將他轉了一圈。


【就算失去了些什麼】


「好可愛,真的像個小天狗呢……可是,那時候在一起的時間有些短。」他望向不遠處的胞弟。「弟弟不知道還記不記得?」


【擁抱著夢想】


今劍低著頭,小小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

膝丸看著今劍,對上岩融的雙眼,緩緩向前走去。


【溫柔的人們,無論謊言,又或是嘆息】


「……不、我記得。」

《我們一起侍奉過的、那位偉大的、孤獨的、驕傲的主人哪----》


【都將這些懷抱著】


「是今劍啊。變成這樣子了,真像繪卷裡的遮那王※……不過,頭髮竟然是這麼漂亮的白金色呢。」


【用那缺了些什麼的心】


「一直都被義經公放在懷裡,連我都不常看到。……一直到最後,都一直守護著義經公榮譽的刀。我不曾忘記。」

《……怎麼可能會遺忘?那位,源氏一門最後的英雄----》


【讓光芒纏繞著向前飛去】


《----超越過所有恩與怨,現在聚集在這裡的,是源氏一門武者的榮耀----》

**********

今劍從髭切的懷中跳了下來,開心的在兄弟刀之間轉圈圈,看到審神者投去的視線,帶著大大的笑容揮了揮手。

她微笑點頭,卻無法阻止內心突然出現的空虛感。

明明,只是源氏刀重逢團聚的場面,為什麼自己這麼想哭泣,人事已非的即視感又這麼嚴重?審神者收滿刀帳不是職責所為嗎?

然而心臟卻像是被握住般,有無數細密的針刺進去的疼痛。

喘不過氣……!

「……姬御前……?」

少女身邊的五花太刀感覺到審神者的靈力起伏,皺起眉頭。

《……為何波動如此之大?》

《……源氏之刃……》

《 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那些記憶》

《……源氏之刃……》

《 赤紅揚羽青色笹龍膽十六瓣八重表菊櫻吹雪 》

《……源氏之刃……!!!》

審神者臉色蒼白,摀住心口,向後退了幾步,搖了搖頭,像是要逃避什麼似的閉上了雙眼,最後無力的往後倒下----







落在紺色狩衣的付喪神懷中,昏死過去。

**********

後記:

※1:【】裡面是擷取「君の銀の庭」的歌詞。

※2:遮那王:義經公少年時代別名。

看過MMD的請饒過我吧,那個情景太美麗悲傷,又很心酸,搭配著「君の銀の庭」溫柔的歌,我一直想要寫下來。每次看每次哭。(土下座)

我家看板爺稱嬸嬸為「姬御前」完全是平安風流☆

其實三条家全部都是源氏刀(還有小獅子),但是為了劇情需要,目前就只有今劍跟岩融。

歌詞中原本翻譯應該是「迷路的那個孩子,今天也最早回來了」,被我擅自篡改,因為這樣比較有fu (梶浦大神對不起 Orz)

諸君,歡迎跟作者搭訕啊!QAQ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