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愛 / 錯】くれなぬ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轉世有。戰國paro。幼稚園文體。玻璃渣渣渣走向。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CP:鶴嬸

BGM:RETURNER~闇の終焉~/GACKT

系列主題曲:ONE〜この世が果てても離れない〜/DAY-BREAK

**********

「……殿。請問妾做錯了什麼嗎。」

努力壓抑住聲音的顫抖還有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她問道。

外面的紅葉如火,她的內心卻彷彿墮入了冰雪中。

纖細的手中,握著的是三行文----沒有任何理由說明的休妻書。

「如同妳所見。妳的本家現在也該接到了,越早啟程越好。」

丈夫的聲音裡毫無感情。

「請問、妾做了什麼。」

結納三年。

她的父親只是地方的小領主,並非大名,接到丈夫欲與她家締結婚約的訊息,也是嚇了一跳。這樣好的婚事竟然會落在她頭上……

相處的時間不長不短,但也是和睦。丈夫並非多言之人,但是總是會流露出不經意的溫柔。雖然尚未所出,家臣們也這樣那樣的隱晦關心,但是他仍然無意納妾。

她那時候是極為歡喜的。這代表、他是在意她,甚至……容許她小小的驕傲----專寵於她吧?

「妾身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

他用力的揮開她,而她白色的手背迅速紅了一片。他金色的雙眸微微張大,她也停止了微小的啜泣。

「……到此為止。」

**********

這是罪。

也許,是她太貪心了。想要更多的醜陋心思,被發覺了。

這是罪。

她茫然抽出了懷中陪伴多年,本意是讓她護身的短刀。

……這是罪。

不可求之事物,成為了她的魔障。

如果不能在他身邊的話,此身……。

定不會如同織田阿市一般,任由擺佈。

**********

屋內,伴隨著風吹進來的紅葉如火,灼了他的雙眼。

他的妻子身着白裝束,躺在尚未完全乾枯的艷紅之中,蒼白的臉上掛著一抹微笑。

他可以這樣一直看著她,如同初見時,她掀起乘坐的輿的側簾跟侍女說笑讓他驚鴻一瞥,排除萬難說服家老們,迎娶她為妻。

她胸口的短刀跟暈染出的紅漬,那麼礙眼。

他慢慢走向她,將她納入懷中。

腦海一片空白。

這樣擁抱著,是不是會讓她比較溫暖?

明明是想將她送往安全的地方,不要因為他而受牽扯,卻沒想到,竟然是讓她前往他怎麼伸手也到達不了的彼岸。

她失去溫度的身體,慢慢在他懷裡僵硬。

「大人、大人……請讓我們為御前大人更衣吧。」侍女們忍著淚水進言道。「御前大人不能以這樣的方式……」

【 前 往 黃 泉 】

像是被雷直擊一般,他愣在當下。她們迅速的將他懷中之人移開,他也毫無感覺。

……這是天罰。

啊啊、對了、很久很久以前,他也親手將她送往那個不可歸之處。在無限的輪迴中,不斷錯過彼此,不斷重覆著無法挽回的悲劇----

這是天罰。

重覆的無止境的命運之中,她不斷的死亡。

他卻永遠只能在她的死亡之後,記起他每一世的罪。

而他最初的願望卻只是……可以到達她所在的地方,與她一起蒼老。

那是一隻百年成精,愛上了巫女的鶴,唯一的夢《願望》。

就算是成了神,肖想高天原的大巫,亦為罪過。

這是、天罰。

**********

後記:

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給鶴一個HE (笑)。可是我發現他真的很能被虐(喂)請相信我真的有慢慢要給他一個HE(?)鶴的蘇度就是什麼都可以啊!(理直氣壯)

其實這篇坐在notes裡面很久了,不能算是新文……不管啦我現在都是寫一半的東西沒辦法放出來【論本Lof作者的寫作專注力】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