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愛 / 錯】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轉世有。狗血有。幼稚園文體。玻璃渣渣渣走向。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CP:鶴嬸

主題曲:ONE〜この世が果てても離れない〜/DAY-BREAK

**********

「你總是笑著,但是那個笑容沒有溫度。那是你的偽裝。你把自己藏得比誰都深。你以為騙得過人,我就陪你玩。

「凡人,就算是我,究竟玩不過神。掉下去的是我自己,我很清楚。我總覺得時間一長,也許會得到回應。我的確也得到了回應----簡直像報復一樣。我的靈力枯竭了。什麼都沒有了。我再也無法接觸八百萬神了。

「你贏了、你贏了。大國主命御令,你可高興。

「我什麼都不是了。《巫》的血脈在我身上斷絕。吾身,將獻祭於《黃泉》伊邪那美大御神謝罪。」

高天原的視線,落不到死者的國度。

想必那裡仍是歌舞昇平,酒將盡歡。

「……沒有遇見過你的我,應該會很幸福。」

一身白裝束,她赤足踏入了《黃泉》瀰漫的霧氣。

做為守護之門的巨石迅速合起,以免迷失的靈魂誤入其中。

所以她並沒有看到一身純白的神祇一臉驚慌的飛奔向她曾經所在的位置,金色雙眸瞬間變為血色,清澈的聲音嘶喊至沙啞,雙手死命捶打黃泉巨石,直到鮮血淋漓。

**********

他被鍛出時,她的儀仗剛好路過鍛刀房。

「哎呀,有沒有被嚇一跳呢?我是----」

「御前,不可無禮!低下頭來!」帳子前的小童怒喝道,打斷了他準備的自我介紹。「伊勢齋宮的皇女殿下,就算成為了《審神者》,豈可被如此冒犯----」

「止。」輕柔的嗓音,隨著帳子被撥開的聲音一起傳出,淡淡的伽羅香味撲鼻而來。「新的刀劍嗎?抬起頭,讓我看看。」

此刻,他的心臟,已經要從胸膛裡跳出了。這種即視感、這種波動……!

「……五条鶴丸國永,拜見齋宮殿下。」

一樣高高束起的濡鴉黑髮,一樣的墨色雙眼----

一片清明,如同初見。

這是他罪過應得的懲罰。

「……四花。」用扇子捂住了嘴,審神者輕笑著。渾身雪白,像是死裝束,刀劍現形時的模樣,真是一個比一個有趣。「是鶴嗎?毛髮,卻有些稀疏了。莫非是哀悼一生一世的伴侶逝去?」

明明是打趣的笑語,卻讓他嚐受到比被高天原驅逐更慘烈的痛。

生不如死。

「殿下、殿下。刀劍之身,又怎麼會有伴侶呢?雖說三日月大人《嫁》與狸貓家的一期一振大人,那也只是笑談。」

「正是。鋼鐵自古無情,世人玩笑罷了。照例讓他去長谷部那裡,由他安排吧。」帳子輕輕歸位的聲音,他並沒有漏聽。

「御意。」

隨著儀仗的遠離,他摀住雙眼,無法控制的淚水由眼角溢出,然後,是他自己帶著嗚咽聲的笑。

求了多久、等了多久。

縱然她再也不識自己。

總是、再次相逢了。

**********

後記:延續鶴丸萬年悲情男主角的地位 ʕ•̀ω•́ʔ✧ 毛髮稀疏的梗我想寫超久了!虐鶴!有沒有續集喔……神煩鶴什麼時候不煩我再想看看(喂!)

评论
热度 ( 18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