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緋之花】零、亦或終焉的始幕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死亡有、暗黑有、暗墮有。幼稚園文體。刀片渣渣渣走向。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Ok?

主題曲:宵闇の唄/Sound Horizon

***********

他從未想過,「死亡」會用何等方式降臨。

身為最末階、不為高天原眾神祇所承認的「付喪神」,他們有著「永生」的祝福之咒,也有著象徵「死亡」的《達摩克里斯之劍》,懸在他們頭上,隨時隨地就像死神的鐮刀會畫出一個大弧,將他們擊破----本是器物,幻化為人形,一旦碎裂,就是永恆的虛無。

他從來都是勝者。

畢竟,他曾無數次跟隨著歷史上的名將出陣,而他,總是幸運的那一方。

「死亡」,對他來說,太遙遠,也並非他可理解的意境。雖然擁有人身,但是鋼鐵的本體仍然不會背叛其本質----冰冷的礦石。

穿刺過無數個人類的《本體》,他早已習慣了血肉包圍的瞬間溫暖。

刀劍,沒有熱度。

然而冰冷的軀體,也會渴望著溫暖。

那是……完全無法形容的感覺,在上百年的刃生之中,慢慢讓他眷戀。

冷冽的器物碰上熱度,卻又立即被抽離。而那個《熱度》,是人類的《生命》。

甜美卻又殘酷的短暫《極樂》。

那是他最接近「人類」的一刻。

***********

從群雄爭霸的時代,到了冷兵器已無用武之地的時代,他全部都經歷過。

他的「靈」在本體中,看著星月迴轉。

成為了皇家御物,被高高在上、小心翼翼的供奉著,他反而想念起曾經奔波的刃生。隨著主人們的征戰,他看盡了主人們所執念的《國》、人間的愛恨嗔癡、而他現在束於高台中,竟不知他助主人們所得到的《天下》,現在究竟是何等模樣。

見過了六道的天下之刃,被當作收藏品,何等可笑。

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後」。

一群能夠跟他「溝通」的人找到了他,問他願不願意阻止歷史被篡改。

「笑止!」

他現出人形,怒目而視。

長期以來供養出的上位者的威嚴,儘管是付喪神,也足以讓這些自稱是「時空政府」、號稱有能力束縛他的的小輩退縮。

「大阪夏之陣。我的同胞兄弟,多少位葬送於火海。

「豐臣家死絕。高台院大人拼死只護得一孫女,勒令出家為尼。另尋得一幼子,斬立決。

「日出處天子之國、天孫血脈薄弱、上位無能、作繭自縛、受到何等恥辱!武士之魂,被扭曲至極,生靈塗炭,連自己子民亦受難。

「你們以為,天下一振,會自願去重覆這些歷史?」

蜜金色的雙眼,染上了赤紅。

「莫不如信長公,天下布武!」

他隨即感受到後頸重重一擊,然後任由黑暗吞噬了他的意識。

***********

後記:

純粹想要試著寫寫「天下一振」。

评论
热度 ( 9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