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華歸葬】叁之伍:Vienna Gambit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

發生在叁與肆的中間的一些事。

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有、暗黑中二(?)嬸、暗黑本丸、精神汙染、有些劇情需要OOC、也許瑪麗蘇、CP不明、幼稚園文體。玻璃渣渣渣走向。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主題曲:花歸葬/志方あきこ

Bring it on!

**********

《謊言》,只要簡單就夠了。越說越多只會越描越黑。

一定要先讓自己相信《謊言》所替代的《真實》----無法說服自己的花言巧語,是無法取信於人的。

恰巧,她又是最擅長將《謊言》與《真實》的曖昧線混合的《言靈師》。

這個舞台,簡直為她而生。

跳吧,跳吧,我可愛的《人偶》們。

直到《真相》大白,所有人都是嫌疑犯。

畢竟繞來繞去的《謊言》與《真實》,有時候會很難分辨呢。

淡粉色的雙唇愉悅的翹起。

**********

「大將。」藥研推了推眼鏡,看著審神者專注於公文上的側臉。「我認為,我們還是必須《肅清》。」

本丸中殿是真宵習慣工作的地方。

當然,這並非上個審神者所用過的地方----她對於《她》所使用過的地方早已進行了焦土政策----燒了過後灑鹽巴。狐之助剛開始對此有抱怨,但是看到真宵手上的符令後識趣的閉上了嘴。

反正靈力有多大,本丸就有多大。

「……我說過清刀帳會引起不必要的騷動,但是看起來可能無法避免了。」她將及肩的亞麻色捲髮束起。「真麻煩。」

「除了你之外的栗田口:一期一振(失蹤)、前田平野、鮎尾骨蝕、五虎退。

「初始五劍:歌仙兼定、加州清光、山姥切國廣。

「打刀:大和守安定

「左文字三兄弟(失蹤)

「太刀:鶯丸友成

「說實在,讓他們就這樣因為沒有靈力而消逝也不錯,會省很多麻煩,可以盡快開始任務……但是我不甘心。幫人收拾殘局、將自己放在最後一位的日子,我不會再重覆。我會找到幕後黑手,然後……

《殺了他》♪」

藥研看著真宵邊哼著ドナドナ※,邊將纖細的手指在頸部上迅速劃過,突然想起某位前主說過的話:

【世上說男子薄倖無義,確有幾分真實。
為天下權利財富,所有一切,均可拋棄。
但女子狠起心來,是世上最劇烈的毒藥。
讓你心甘情願的喝下去,慢慢毒發身亡。】

眼前的少女並非傾國之姿,但是帶著外人混血的面孔,像是蠻番進貢給將軍及大名們女眷的「洋娃娃」----立體的五官、近似透明的雪白肌膚、淡色的捲髮、卻有如此心思----

有著這樣的大將、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呢。

**********

後記:

※Vienna Gambit:西洋棋開場的方式之一。

※ドナドナ:一首關於一頭牛被帶去市場賣掉(暗示準備領便當)的兒歌(?)其實有很多的寓意,大家可以去查查。

※真宵醬的外貌,是參考我很喜歡的日本模特兒八木アリサ醬♡ 跟SHINee的Key在「我結」世界版超級可愛!兩隻根本天作之和啊!

评论
热度 ( 19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