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華歸葬】肆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有、暗黑中二(?)嬸、暗黑本丸、精神汙染、有些劇情需要OOC、也許瑪麗蘇、CP不明、幼稚園文體。玻璃渣渣渣走向。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主題曲:花歸葬/志方あきこ

You jump, I jump!

**********

「妳看,到這裡不是很好嗎?」

影子們嘻笑著,在牆壁上手舞足蹈,長長的影子像是尖銳的爪牙,隨時要抓住她的身體。

「在這裡,沒有人會討厭妳。沒有人會批評妳、責難妳。他們依附妳而生存,妳要愛誰就愛誰,他們都會全盤接受。妳甚至什麼都不需要付出,只要盡情享受就好了。

「掉進兔子洞裡面的《愛麗絲》啊----這是完全屬於《妳》的世界。什麼都不需要煩惱,只要隨著妳自己的欲望走就好。用來《交易》的,只是妳的----」

**********

「《浮士德》。」

是夜。

真宵自寢殿的床舖上突然醒來,大量的冷汗從背脊緩緩流下,浸濕了她的睡衣。

為什麼還會有這種夢的《入侵》。與現世的連結全部斬斷的她,不應該再有這些混淆她的情緒,她的結界應該足以抵擋這些精神入侵----

除非、除非……

她將被汗水浸濕的長髮往後撥。

將所有的可能性排除後,剩下的再如何不可能,即為答案。

「與《惡魔》的交易、午夜的十字路口……」

她喃喃自語。

前任的審神者、妳、到底做了什麼----

顧不得衣衫不整,她向近侍房喊道:「螢丸!」

「主上?」螢丸揉著眼睛,半睡半醒的進了寢殿。「那隻鳥又來夜襲了嗎?就說螢丸陪妳睡----」

他一看到臉色蒼白,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主人,瞬間清醒。「主上。」

「在大半夜抱歉了,把我們的人全部招來!全員實裝!」

**********

不到一刻,自己的刀劍男子已全部到達她的寢殿外閣間,而她自己也換上了韓紅花色小桂,隨意的坐在榻榻米上,用眼神示意他們坐下。

「我認為,原先的審神者,還有消失的刀劍,仍然在這座本丸。她從未離開。」

這消息在深夜的中殿炸開了鍋,連愛惡作劇的鶴丸都睜大了金色的雙眼。

「這可是不讓人開心的驚嚇啊。主殿,您如何得知?」

「我的結界被入侵了。除了高階的靈力者,是無法做到的。《她》的刀劍,現在只是苟延殘喘,所以不是他們。你們與我有《契約》,可以排除。如果是政府的話,一定有我可以偵測到的靈力殘留。

「我需要前任審神者的資料。」她轉向鶴丸、燭台切、與大俱利伽羅。「目前我方只有你們三位清楚。我需要一字不漏的、從你們到來以後、她所有的行為舉止描述。越細節越好。」

**********

「我們算是晚到的。」燭台切開口說道。「那時候的她,對於新刀劍並不能算是……上心,我們算是外圍人士,進不去她們已有的圈子。」

「短期間內就有了江雪三文字、一期一振、鶯丸友成,她追求的只剩三日月那個老頭,雖然到消失之前都沒找到他。」鶴丸補充。「雖然是個偏心的冰山美人,但是就是有辦法讓其他人死心塌地。明明我也是四花,差別待遇真是太明顯。」

鶴丸最後一句是咕噥出來的。

「我等付喪神,雖然位居最尾端,但仍有《神格》,並非是一個單單人類小娘耍任性的器物。我等前主,可是伊達政宗公。」一向保持沉默的大俱利伽羅難得開口。

刀劍本身的自尊心與審神者之《矛盾》。

還有,刀劍會隨著主人的個性有所變化。

求而不得的天下五劍之首。之後《神隱》。

還有什麼突破點?

「我來的時候,四花只有鶯丸殿。」還給了我了不起的招待。「其他你們所說的,我只有在其他審神者那裡見過。」

「……《神隱》、不只有《神》才做得到唷……」

三条家的今劍站了起來,一字一句,無比認真的說,清澈的異色雙瞳看著她。

啊啊、對了、要不是沒有可確認的史料遺存,年齡上說起來,這把源義經的愛刀,說不定是最大的,什麼沒見過?

「……聽說過《人神》嗎,主殿?」石切丸問道。

「人類中稀有的存在,其靈力堪比中下階神祇。如果像是卑彌呼女王的大巫,其《念》可上聽至高天原。

「那般的靈力,連我等受人祭祀的《御神刀》都無法比擬。」

「所以說……這個本丸,從一開始就是個陷阱?」真宵站了起來,聲音因為怒氣而顫抖。「時空政府招來了一個女郎蜘蛛,無法控制,所以又招來了我……當我是安倍晴明嗎?」

隨著聲音落下,外閣間內的一套茶具碎了一地。

「大將。」藥研推了推眼鏡,「現下不能自亂陣腳。妳的靈力隨著情緒而走,對方就是想要引誘妳爆發。」

「我知道。」真宵說著,眼內一道紅光閃過。「先解決她,我再跟時空政府算總帳……所以在那之前,各位,陪我演一場戲吧?」

**********

後記:請繼續收看「天下一名偵探·九条真宵與快樂的夥伴們的本丸之謎!」(誤)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