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我不禁開始認真思考幸福的意義】(主命嬸,親情向)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有、主命嬸親情向、也許OOC瑪莉蘇、幼稚園文體。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獻給喜歡虐hsb的人!!!

LET'S PARTYYYYYYYYYY!

BGM:  我不禁開始認真思考幸福的意義/Porno Graffiti

請一定要配合食用!!!

**********

「長谷部君、好像從來沒有真正的開心過呢。」

某天的例行大朝會過後,審神者將他留下,本以為是要交代本丸其他待處理事項,沒想到自己的主突然天外飛來了這句話。

「請主稱我為長谷部即可。我是服侍主的人《刀劍》,本應替主分勞解憂,開心與否......並不重要。」他隨即回答,同時皺起了眉頭。「主應有正事要處理,請容許在下先退下......」

「異議阿里!」

螢跳了起來,同時伸出了手,抓住了他的西服長擺,往上看著他,大眼睛眨呀眨的,像隻想要些什麼的貓咪。

他頭一次突然很討厭前主人的衣裝趣味。

…………還有大俱利迦羅的逗貓癖。好像有些傳染性,該去找藥研問問。

此時,主命長谷部尚未回神他將最重要的「主」比喻為貓。

「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

春日的景色、櫻花吹雪、微風帶過風鈴輕輕搖擺的響聲,坐在屋簷下迴廊的孤男寡女,再怎麼看都是......

「主,請用茶。」長谷部端上了兩杯茶以及茶點,正坐在編織托盤的旁邊,一絲不動,簡直可以拿去擺在杜莎夫人蠟像館都沒有違和感。啊,他的本體本來就是刀,拿去當擺飾也應該可以的。審神者開始神遊太虛,而她的近侍則是端坐一旁,臉色嚴肅。

......在考慮人類生死存亡的嚴肅話題。

她輕咳了兩下,引起長谷部的注意。

「主,您是染上風邪了嗎?在下立即去向加州殿拿石田散藥......」

「坐下、坐下。我沒有感冒。」薊輕笑著。「Do Re Mi Fa So La Ti Do~~~看看,我的嗓子好得很呢。」

「主的音色確實十分美麗。」

「長谷部的聲音也很好聽呢。」他的主微笑著,將一隻手放在胸口。「不知道為何聽到了,就感覺好安心,一切都有你在。很穩重,卻又不會太嚴肅讓人感到害怕。」

看到長谷部充滿疑問的神情,她忍俊不住,開始哈哈大笑起來,到最後竟然在迴廊上滾來滾去,引起在附近當番的刀劍男子的注目。

……看到很多閃光還有「卡休卡休」的聲音,應該不是他的錯覺。

「……主……?」

「我、我忍不住了啦!這種事情我做不到!」審神者一邊笑著,一邊將眼角的淚水拭去。「簡單來說,長谷部,你,需要學會放輕鬆!Let it go!」

「如果是主命的話……」

「這不是主命。」螢邊笑邊說。「這是你一生的課題!」

「《學會真正的快樂》!春夏秋冬的四季轉換、平穩安定的幸福、一花一世界……我願你用心眼去感受。汝身本為刃,化靈為型,入俗此世,莫白來一回!」

說罷,審神者突然撥開他的前髮,輕輕的在他光潔的額頭上吻了一下----像是她常常對短刀們所做的那樣子-然後飛快的對他做了個鬼臉,飛奔而去。

……臉頰上突然升起的溫度,應該是剛剛的茶吧。

**********

壓切長谷部、上百歲的付喪神、最近有些苦惱。

心裡好像住了個魔,主的命令《學會真正的快樂》的聲音在他腦海中迴旋盤繞不去,像是什麼咒語般。出陣演練日番時都會想到,但又不至於干擾到他的使命……還有那個輕吻。明明跟對短刀們做的事一樣,卻又讓他不停的想起,他之後發熱的臉頰。

只是像《祝福》一類的事情,為何他如此在意?

主好像跟鶴丸玩瘋了,所有的惡作劇全部都往他身上招呼。一開始他還會殷殷告知主不可如此這般,鶴丸的行為不可取等等,但主完全左耳進右耳出。

他擔憂的向主人敬重的石切丸殿尋求幫助(?),希望他的話,她能聽得進去,但是石切丸殿只是像尋常般笑了笑,說:「主殿做事情很有分寸的,你不用擔心。」隨即又像是想到什麼,加了一句:「長谷部。盡力完成主殿的命令雖是我等的職責所在,但是,除此之外,可以試著放寬心胸,去探索這個為我們而創造的《世界》喔?」

……跟主說的話幾乎一模一樣。

他帶著煩惱而來,帶著煩惱而去。

**********

「光忠。」

某日,他攔下了正在內番(讀:做家事)的親友(?),認真的問了一句:「什麼是真正的快樂?」

「你終於、終於、終於想到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默默的在心裡吐槽後,帶著眼罩的付喪神小小的在心裡比了個「YESSSSSS!」,邊將大家的衣服一件件晾在曬衣繩上,用著輕鬆的語氣回答:「我嘛,你也知道,就是做菜做家事……政宗公那裡留下來的習慣,不知不覺就變成興趣。每次都帶著我下廚,那位大人也真是……。※ 不說這個,尤其是研究食譜,來到本丸以後要應付各種時代同伴們的口味,真的非常有意思呢!還能順便跟他們交流,真是太好了!」想起舊主,竟有些淚眼泛光:「就像政宗大人跟田村御前殿、五郎八姬殿、還有家臣那時候一樣……

「我想,這就是我的《快樂》。我們的存在,就是《時代》。」樂觀的付喪神拍拍長谷部的肩膀。「雖然有了新主、以刀刃的身份獲得了人的軀體、我們也並不能算是真正的人----這並沒有妨礙我帥氣的想要感受到做為《人》的感覺!」光忠抬頭望著天空,回頭向長谷部展現了一個帥氣的笑容,附帶一個翹高的拇指。

「光忠光忠光忠!」就在此時,栗田口家的短刀們加速衝了上來,一群的撲倒了毫無防備的本丸廚娘。「啊、還有燭台切叔叔!我們今天的點心是什麼呢?」

「哎呀、是秘密~」光忠好脾氣的笑了笑,隨手抓起五虎退的一隻小老虎摸摸。「我剛剛可是在很帥氣的時候被你們打斷了唷?」

「光忠哥哥最帥氣!」栗田口短刀們大喊,集體擺出了一個主從現世帶回來的特攝片戰隊隊形。「世界上最帥氣的光忠哥哥!」

「真是拿你們沒辦法啊。」光忠站了起來,往灶廚的地方走去。「先去找主上吧,她一定第一個想吃到!」

「知道了~!」語音尚未落地,亂已經朝主上的中殿衝去。其他的短刀們圍著他,有說有笑。

「那個、長谷部叔叔……」五虎退輕輕拉著他的衣角。「要不要、一起來呢……?每次大家都是一起吃的,您都是一個人在忙……」

想起要是拒絕那位天下一振的弟弟的後果,長谷部不禁抖了一下,隨即應道:「多謝。」

五虎退笑開了花。

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他的頭。不只因為他是一期一振的弟弟,而是那個純真無防備的笑容----想要一直能看到這樣的笑容呢。主、同僚們、在無戰事的時候,要是能都露出這樣的表情,似乎也不錯?

笑容,代表開心,這就是快樂嗎?能夠讓他快樂的事情………………果然還是主命必達啊!不因為是主的命令,而因為是「她」是他的主。不是隨意將他送人、拋棄他、而是真心在乎他的「存在」。他想要一直跟隨這位主,連同其他的刀劍男子一起。

至於他跟光忠之間「哥哥」跟「叔叔」的差異,擇日再議!

蹦蹦跳跳跟著小老虎們走在長谷部後面的五虎退,當然不會告訴長谷部,他剛剛露出的放鬆的笑容,其實比光忠哥哥還帥。當然,也不會告訴其他人,主君答應他,要是拍到了有現世的禮物♡

**********

後記:

※此嬸有言靈\(^o^)/
※武士將刀視為生命,一般來說不會帶去做砍人以外的事。不過這可是奧州筆頭伊達政宗,誰知道那個史實上(還有戰國BASARA中)有點中二的傢伙有沒有做過 ( ・∀・)

………………結果變成親情向(掩面)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沒關係我們下次再來。hsb,你加油吧(不該加油的是作者)

评论
热度 ( 18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