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華歸葬】叁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有、暗黑中二(?)嬸、暗黑本丸、精神汙染、有些劇情需要OOC、也許瑪麗蘇、CP不明、幼稚園文體。玻璃渣渣渣走向。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主題曲:花歸葬/志方あきこ

沒有ready也要ready!

**********

新的審神者,是一個守信用的人。

除了必要的任務以外,幾乎都不會去打擾到那些懷念舊主的刀劍男子。久而久之,本丸分成了明顯的兩個地帶:《舊》本丸需要的通信由審神者的式神來進行;《新》本丸則是由審神者直接號令。

一個本丸,兩個世界。

「您就不怕他們有反逆之心嗎,大將?尤其是鶯丸第一天的茶水……這樣持續下去,並不是辦法。」

過了一段表面上和平,私底下刀光劍影的日子,藥研有些擔心的問。原先本丸的藥研似乎碎刀了,可能因為是短刀,也沒有特別受到前主的重視,所以先前的審神者並未刻意去重新鍛造;撿到了新的藥研也就隨便的化做刀泥更護刀。

「你覺得,對於他們來說,最恐怖的是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真宵反問,半靠在燭台切依照她的要求做出的靠枕上。

「碎刀吧,因為無法再服侍主人了。」藥研認真的以他的立場回答。「至少我自己是這樣。」

「是《遺忘》。」真宵睜開了雙眼,盯住藥研的紫色雙眸。「不接受新主的我,他們的靈力漸漸衰弱。現在本丸在我的名下,他們也無法接觸舊主的靈力--如果她還有的話。

「《忘卻是罪。被遺忘的人,會墮入深淵。》*付喪神的你,應該更清楚,被遺忘的神祇--上至天照大御神,下至你們--只要不再被相信、不再被崇拜、不再被記得……就會暗墮、力量低的就直接消失了。

「我能想到的事情,他們如何不會想到?這些日子以來,你家主人躲過多少次明槍暗劍的暗殺行動?」真宵用力的彈了藥研的額頭。「你的好弟弟們,最擅長的就是夜襲啊!」

「……雖然同是栗田口吉光所鍛造的《藤四郎》,但是那些人並非是我的手足,大將。」藥研捂住額頭,不滿的抗議。

「當然知道。」她哼了一聲。「我的刀,我清楚。三条家的狐狸,可是查出了些不得了的事情呢,不愧是稻荷大人御令所造的刀。連續失去十一位審神者的《本丸》,可沒有那麼簡單。你的便宜哥哥,那位失蹤的一期一振,或許也是障眼法之一--甚至,是《代罪羔羊》。

「清刀帳是最簡單暴力的處理方法,不過會驚動太多人。」真宵的唇角微微上勾。「消失的刀劍男子、看似一心向《舊主》的刀劍男子、莫名死亡或重傷的十一位審神者、神隱卻又像在暗地裡操控些什麼的《舊主》、不想介入卻又找我來的政府……你說,這像什麼?」

「真人演出、高潮迭起的《偵探小說》。」鶴丸接起了話,悠哉的步入內室。「而且做為《主角方》的我們,還不一定能活到最後。」

他笑瞇了雙眼。

「真是不得了、了不得的驚喜呢!」

**********

不可以消失。

至少,不是現在。必須、必須要等到----回來

……誰。那是誰。要等誰回來。要等待什麼。

「好孩子,你很努力了。」一個溫柔的聲音在他的意識裡響起。「接下來,就全部交給我。睡吧,睡吧----」

反正,這也是你剩下唯一的用途了。

鍊結的力量化做一瞬的光芒,被男子所吸收。

「多 謝 款 待。」猩紅色的舌頭飛快的竄出,舔了下唇角。

TBC

**********

後記:有時候寫作的時候,角色的走向跟劇情不是作者可以完全掌控的 ( ・∀・)所以變成這樣我也嚇一跳。

接下來真的真的是姬友們想要吃的傻白甜文了~雖然我是偵探小說狂熱者,但是不代表我擅長這個題材啊!感覺腦細胞死了一大半呢 (´ . .̫ . `)

评论
热度 ( 24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