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華歸葬】貳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有、暗黑中二(?)嬸、暗黑本丸、精神汙染、有些劇情需要OOC、也許瑪麗蘇、CP目前依舊不明、幼稚園文體。玻璃渣渣渣走向。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主題曲:花歸葬/志方あきこ

Are you ready?

**********

新的審神者,如同刀劍男子們所想的,並沒有選擇他們任何一個為近侍,而是選擇自己鍛煉新刀-這個本丸之前並沒有的四花太刀·蛍丸。

「你們不相信我。」她笑吟吟的說,坐在大廣間的主位上,旁邊小几上鶯丸所奉上的茶,一口也沒有碰過。「所以,成功逼走十一位審神者的本丸,我也不會掉以輕心。

「嘛,先說明白話。我只是看在錢的份上來打工,希望可以 合 作 愉 快 。出陣演練完成任務,其他我們完全可以不用有交集。對了,你們知道,如果不是我來,你們全部會被強制刀解嗎?要不是你們前主不知道從那裡知道如何聯繫我,苦苦哀求,我根本可以從新開始,不用接這個沒有人想要的工作。」

「那麼……請問您知道主……我們的前主……」原審神者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突然亮起了雙眼問。

「還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人兒哪……知道了也不能告訴你們,這是秘密。」真宵仍然笑著。「有那麼多《人》愛著她,她卻選擇了最不好走的路呢,真不知道那個可愛的小腦袋瓜子在想什麼。」

憐惜的語氣,看似同情的用語。身經百戰及見識過不少內爭暗鬥的刀劍男子都知道,這位新審神者對他們的舊主,只有貶低。

「主人是有苦衷的。」長谷部第一個起身反駁。「她說過,她會回來,請您-」

機動是刀劍男子中排行第一的長谷部,突然發現他完全無法動彈。

真宵起身,面無表情的望向他。

「《縛》。」她說,語氣好像是在聊天氣般。「你的主人,是我,壓切長谷部。

「一個眼裡只有虛無縹緲的愛情的女人,不顧《契約》,跟著自己“相親相愛”的刀劍男子神隱後,還有臉找上門來跟我談條件……我只是想看看她所謂的“我的刀劍都對我很忠心,請不要刀解他們”這句話,可以維持多久。當作是我的惡趣味,娛樂娛樂我吧?

「兩個時辰之後,咒術就會解開了,壓切長谷部。」換句話,真宵又是那個笑容滿面的審神者了。「至於這杯歡迎茶,我就心領了。」

冷卻多時的茶水從茶杯倒出,在榻榻米上留下了腐蝕到可以看到地板原木的痕跡。

**********

「那些東西,讓蛍丸砍了就好了啦。」回到審神者的寢殿,嬌小的大太刀撲進審神者的懷裡。「還浪費主人那麼多心思。全部碎刀,重新煉就好了嘛。蛍丸撿刀也很厲害的。」

「太便宜他們了。」想到除了原主以外,所有來到這座本丸審神者的命運,她的眼神一暗。雖然自己並非什麼復仇者,但這些人造之物竟想凌駕於人類之上……放置百年的刀刃,殺氣暴戾,妄想成神,高天原會允許?

「我知道蛍丸很厲害的,要不是一開始鍛煉出的是你,我真不知道會不會像其他人一樣呢。」她輕輕撫著蛍丸柔軟的髮絲說道。「我們,只相信自己的人。」

「嗯!等國俊跟國行也來,看他們還敢不敢!」

**********

「這位審神者,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啊!」夜已深,雪白色的付喪神從屋簷上靈巧的翻身下地,笑容滿面的望著內室中的同僚們。「下馬威可是嚇到了我呢!」

「……就你那個樣子,誰還能嚇到你。」深膚色的刀劍男子說道,白了他一眼。

「……就我個人來說,只要是可以維持我們的存在,我並不想跟她作對。」

「真是溫柔啊,不像那個老頭子,當面給了那什麼茶。傷了人,又要換一個。不說她話中的真實性,不再運作的本丸的確是負擔。上面會來查,也是預料之中。」

「……中立?」

「先這樣吧。」

「也是。她可還有栗田口那一群要應付呢!」鶴丸國永笑著說。

「畢竟她們的大哥,可是所有一切的 罪 魁 禍 首 啊!」

**********

後記:其實在寫的時候,Lof吃掉了一大半,讓我真心火大想丟著。後來想想算了,說好要練文筆的。

女主的不饒人毒舌跟尖酸刻薄,是剝掉她在「現世」的偽裝,是個性之一,但也並非她的全部。之前被壓抑太久,這一章的行為算是暴走。她還需要跟這些意願不明的刀劍們一起找到真正的「自己」。

前主並沒有全刀帳,但是收集到的也很可觀,只可惜後來心思都掛在談戀愛上面了。算是失敗的聖母型瑪麗蘇吧?

下回見應該是逗比了\(^o^)/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