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華歸葬】壹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刀劍亂舞乙女向、自設定有、暗黑中二(?)嬸、暗黑本丸、精神汙染、有些劇情需要OOC、也許瑪麗蘇、CP目前不明、幼稚園文體。作者目前心情差所以開啟玻璃渣渣渣模式。不能接受請右上X是您的好朋友。

主題曲:花歸葬/志方あきこ

Are you ready?

**********

「……所以,要不要替我們工作呢?」

在黑西裝男人們最後的語音落下之前,她迅速的點了頭。

只要能離開這裡。

她目前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值得期待的未來。

從來不像家的家。因為利益結合的父母,並沒有所謂的愛情存在-他們只是看到了對方身上,可以做為助力的特質而結婚。

這樣的組合,長期以來,無法和平維持下去,所以崩壞根本是預料之中的事。

歇斯底里症候群的母親、不肯接受精神治療的躁鬱症父親、每天如同雲霄飛車般的大起大落情緒。兄長一成年後,立即打包行李出走,音訊全無。

偏偏他們又掩飾得很好,又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食憂無慮,擺出完美無缺家庭的假面,人人稱羨。哥哥的離開,變成了「他在外國當旅行攝影師呢!」。

謊言堆積出來的「家庭」。紙牌的屋子。

尚未成年的她,變成了父母唯一的冀望。所有的都要做到最好,要完成父母各自年輕時無法完成的心願。

我沒有哥哥聰明。我不懂。我很努力,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做到。可以給我一點空間嗎?我們家、並不是非要我去成就什麼、才能過得好啊……?

「我們生妳養妳給妳最好的,妳當然要聽話。」母親的聲音慢慢變得尖銳。「要不然就滾出去!」

「還要把投資在妳身上的錢還回來。」父親附聲。「要不是因為妳,我們可以過得很舒服,為了妳,我們縮衣節食。父女一場,不算妳利息。」

重覆的乏味生活。要是試著跟旁人抱怨,也只被笑說是「有錢的可憐小女孩的困擾,真可憐,哈哈哈!」。

像是被關在鳥籠的小鳥吧? 沒有自主的能力,沒有逃脫的能力,依附著飼主而生。

她什麼都有,卻也什麼都沒有。直到那些黑衣人找上她,開出她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條件。

就讓他們破碎吧。全部、全部都用紅蓮的業火毀滅,那些他們所引以為傲的「謊言」,獨自去面對吧。

所以她握住了那隻對她伸出的,帶著黑色手套的手。

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地獄?只是重遊罷了。

**********

根據那隻狐狸所說,她接收的是一個失去前主的本丸,審神者似乎是被「相親相愛」的付喪神所神隱了。

啊啊、真是幸福啊、幸福到令人討厭、忌妒、怨恨……拋下所有,只為了虛無縹緲的愛情,真想要讓他們嚐嚐痛苦呢。被拋下、被遺棄、不被正視的苦楚。

跟以前一樣,都是被拋棄的才會找上來,她自嘲的想。她是失敗者收容所所長嗎?互相舔傷口?她可沒有這種興趣。如果政府以為他們將她握得牢牢的,只因為她先前的境遇,他們……可是錯得離譜。

她的世界,她的規則。

她走向似乎已經塵封已久的大門,拈指唸咒,門「碰」一聲的爆開了。早已設下的結界輕易擋住了向她飛來的木頭碎片。

……誰叫他們不開門。

「原來,有人在家啊。」她笑吟吟的看著在門口的男子。「真是對不住,剛剛都沒有人應聲呢。」

「請主上責罰。」紫色頭髮的青年正座在地。「未想到主上會……這麼快就來,所以習慣性的將門封住。無主的本丸,很容易受攻擊。」

「喔?原來那隻狐狸,沒有告訴你們啊。」少女依舊是笑臉迎人。「勞煩你將各位叫來吧。總是要認新主啊,歌仙-不然豈不是太不風雅?要是不認識,然後在自己的本丸被自己的刀劍攻擊,我可沒有成為笑話的準備啊。」

連名字都先前知道了嗎-這位審神者,不可輕忽。已經很久心如止水的歌仙兼定,突然感到一陣寒意。

「九条(くじょう) 真宵(まよい),我的名字。嘛,當然不是真名,但是第一次見面總是要自我介紹,不然太失禮了呢……你說,不是嗎?」

**********

後記:

心情不好,只是想寫一個性格有些扭曲的嬸嬸來虐虐。自虐跟虐他人都有,因為她長期遭到精神家暴,所以精神創傷很嚴重。她的靈力爆表是因為這系列only的私設定:靈力就像EVA的AT力場,越強烈的反社會人格化,靈力就越強。

评论
热度 ( 31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