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乙女向。目前刀劍沼澤。
其処にロマンが有るのかしら。

【I Got A Boy】

在這裡的第一次(?),就獻給邊上班邊高產能的 夢有浮橋不繫舟太太了! 你看看你看看她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 (拭淚)  

這也是獻給我家黃切黑振總的祭文。(不想重覆我跟振總目前的修羅場心好累)

看文前的例行聲明:繁體字,幼稚園文體有,刀劍亂舞乙女向,應該也許瑪麗蘇,逗比OOC,一期x嬸,作者腦洞很大猛瑪象都走得過去

刀劍亂舞版權為DMM.COM/Nitroplus所有,本文為二次創作。

那麼,刀劍亂舞,開始嘍?

**********

「被被啊,麻煩你了。」亞麻色短髮,帶著眼鏡穿著藕色小桂的少女跟著披著白布的金發青年一起蹲在煉刀爐前面,看著裡面的火光歡樂的跳躍。「我們家真的需要一隻太刀啊,最好是一隻四花的,要不然我們全部都要去喝西北風了。資源不夠真是要人命刀命啊。」

「......果然是我是仿品的問題嗎。」青年再一次陷入了自我厭惡的螺旋當中,苦笑。「無法成為力....」

煉刀室傳來「啪」的一聲巨響。

山姥切國廣捂著被審神者重擊的後腦杓,生理上的淚水從眼眶中飆了出來,轉身看著站起來握著拳頭,背後散發著黑色氣息的主人。

「要我講多少次啊你這個笨蛋被!」審神者不算高的身材突然高大了很多,嗯,一定是他的錯覺。「你是國廣依照神話中傳承的刀劍製造出來的刀!不是仿品!有人看過真的山姥嗎?好吧我們這裡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像是魂之助什麼的,但是那不是重點!你看過天叢雲嗎?在我的時代,代表皇權的天叢雲有時都被認為是仿品,因為有些學者認為,真品在源平之戰中跟著安德天皇沉入壇之浦了,你看看有誰質疑現在供奉的那一把? 你是我的初始刀,我選擇了你啊!你是要說我的眼光很差嗎?」透過眼鏡,審神者的黑色雙眼裡面,有著隱隱的火光。

「主...」

「反正戰力不夠是我們家的現實。」審神者又蹲了下來,跟著他一起盯著煉刀爐。「不是誰的問題,是機率的問題,you see?」

雖然不太確定「機率」跟「you see?」是什麼意思,但是這代表審神者是對他有信心的...吧?

這時候只要點頭就好了,山姥切國廣。藥研有一次語重心長的告訴他。因為我們的大將的個性...雖然有時候很奇怪(藥研在這裡加重了語氣),但是她對我們是真心的喔。

所以他點頭了,臉上有些可疑的紅暈,審神者高興的摸了摸他的頭。

「這個本丸的所有人...啊不是,刀...管他的,反正一起努力吧,被被。」

**********

在那之後的某一天清晨,所有的刀劍在本丸的大廣間聚集了起來。 

「會是什麼事呢?」

「昨天出陣的狀況還不錯啊,可是回來以後山姥切就在到處通知今天要開朝會...」

「是政府怎麼了嗎?」

「山姥切是近侍,跟隨著主君很正常,可是連藥研哥也不在...」

「...主人...不要我們了嗎 QAQ」

就在刀劍們七嘴八舌猜測之時,三聲響亮的拍手揚起,伴隨著山姥切的聲音:「上様のお~な~り~」

大廣間裡像是突然被按了靜音,曾在幕府待過的刀劍男士們瞪大了眼,隨之其來的是「沙沙」的腳步聲,而後--

他們的審神者,披著深藍底粉袖的振羽織 (請參考遙三女戰神望美),全副武裝,帶著不符合她娃娃臉的嚴肅表情,後面跟著一樣面癱的山姥切跟藥研,緩緩的步入,而刀劍男士們像是反射動作一樣的深深伏地,其他較新的刀劍也慌忙的跟進。

「……今天,是幕府流啊。」宗三自言自語,對於自己的主上硬是要把定期會議弄成各式各樣的時代風格,已經習慣了。至少,讓他這隻籠中鳥每次都有新的風景可看呢。

「都起來吧,諸君。」

當他們的主人聲音響起時,已經半伏在主位旁邊小幾上,手裡拿著茶杯,垂著雙眼專注看著裡面,像是可以盯出一兩把大太刀出來。隨著她進來的兩位則是正坐在她下手左右,隨時待機領命。

「藥研。」

「大將。」帶著眼鏡的短刀少年起身,向上位的她鞠躬之後,拉下了旁邊的垂簾,然後寫著「本丸第七百九十四次四花太刀捕獲作戰會議本部」的黑字白底長布「咻」一聲,垂了下來。

大廣間裡陷入了一片尷尬的沉默。

如果用另外的方式表示,這段期間都可以懷孕生子做滿月了。

「主呦,我怎麼不記得前七百九十三次去了哪裡啊?」青江開始吐槽。

「我的腦袋,笨蛋。」審神者隨意的往青江那裡丟了一團衛生紙,然後再開始擦鼻涕。有過敏性鼻炎的人傷不起啊。「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沒心沒肺嗎?」

「原來主上這麼的辛苦,我都沒有察覺......!」本丸之母·燭台切開始自責起來。「怪不得主上最近用餐量都減少了......!」

不,那只是你主上想減肥。

「主上很明顯的是說平安京七九四,真是不風雅呢,青江,怪不得成不了神刀。」歌仙鄙視了一下同僚。「文系刀還是主流。」

「平安七九四...難為主上記得呢。」本丸之父·石切丸溫柔的笑了起來。「真令人懷念啊。」

「嘖嘖,老頭就是愛念舊。」

「在這裡的全部都是老頭啦!今劍小小的都比我們大!你想要裝年紀輕嗎?你也上百歲了啦!」

「兼桑就算是上百歲也是一樣的帥氣啊!」

「我們的前主可是鬼之副長呢,還在薄櫻鬼當了主角,封面都只有他一個啊!平常也帥羅煞化也帥長發也帥短髮也帥聲音還是三木O一郎,身為他的刀怎麼可能不帥氣!」

「說什麼啊,我們總司大人才最帥!總司大人的結局可是被列為最感人的讓無數少女垂淚!多淒美啊嗚嗚嗚......」

「你又要來一次心靈創傷嗎笨蛋!自虐狂嗎你?」

「要在這裡來一場嗎?歐拉歐拉歐拉!」

「歐拉歐拉歐拉什麼時候怕過你了,來啊!」

「全 部 SHUT UP!」

受不了的審神者猛的站起,隨手將配劍深深插入身旁的塌塌米。

「你們自己好好反省,我們家有多少人!手入也要資源煉刀也要資源刀裝也要資源,對我就是在講一天到晚給我掉刀裝的那群,不要讓我把名單掛上公開處刑!你們以為會從天上掉下來還是從樹上長出來嗎?內番也不會有資源啊!別人家都全刀帳了我們還在這裡龜速慢行,到時候政府來查水表我也hold不住啊!雖然很對不起Papa但是我們就是需要四花太刀!藥研,你來解釋。」

被指名的少年(?)嘆了一口氣。

「藤四郎們啊,大家都想要我們的哥哥回家吧?天下一振、粟田口唯一的太刀--一期一振。大將的意思是,因為我們都在這裡,聽到其他本丸的謠言說我們可以當成誘餌把哥哥釣出來......」

「......所以......?」比較有常識的平野前田雙子不知為何,突然有了危機意識。釣出來?像魚餌一樣掛著嗎?

「請身為御神刀的石切丸大人祝禱,大將的初始刀山姥切作為近侍煉刀,然後我們栗田口一起在旁邊......」

**********

「Are you ready guys?」

「Yes, Sir!」

就這樣,在某吉時吉日,某本丸開始了召喚(?)一期一振的儀式(?)。

**********

配著看吧

「I got a boy 帥氣! I got a boy 善良!」

「I got a boy handsome boy 拿走我的心~」

他從混沌中的長眠中緩緩醒來,意識漸漸清晰。

他的本體呢?這又是哪裡?剛剛聽到的聲音,跟秀吉大人作戰過的朝鮮人說的語言似乎有點相似,但是他為何聽得到,又為何聽得懂?

聲音跟樂曲越來越清楚,有幾個他很熟悉的在裡面,到底......是什麼?

他努力的睜開眼,要掙脫這個無形困住他的力量。

有要去的地方,有要去的「人」的身邊......!

「I got a boy 帥氣!I got a boy 善良!」

「I got a boy awesome boy 我完全陷進去了~」

世界,猛的在蜜金色的雙眼中展開。

**********

簡直是丟臉到家的方法,但是撿不到煉不到加了絵馬也沒有。

那就,跳出框框思考吧☆ 

「啊,我的王子大人~ 你什麼時候來拯救我? 就像白色的夢一樣!」

審神者此時此刻已處於自暴自棄的狀況,但是還是提起精神跳舞,沒有注意到刀匠的驚呼,也沒有注意到從煉刀爐冒出的金光中,緩緩聚集的身影----

「我是一期一振,是唯一一把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的----」

還沒自我介紹完,就有一個身體突然跌到他身前,他下意識的蹲下去扶起----

那是一個穿著奇特,帶著外人特有的亞麻色短髮少女,異常大的紫色瞳孔(放大片是少女們的好朋友)突然縮小,帶著不可思議表情的看著他,雙手攀著他的雙肩,繼續唱著歌:

「會把我抱在懷裡,把我舉起讓我飛翔吧?」 

**********

後記: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我寫了什麼 (眼神死)
 還是拜託小夥伴們搭訕吧 QAQ  

评论 ( 15 )
热度 ( 17 )

© 蛍火·Märchen | Powered by LOFTER